页面载入中...

肯尼亚一所小学遭遇武装袭击 三名教师不幸身亡

  “他们只需要一些合理的便利”,王慧记得那位叠“纸葫芦”的盲友,信息的便利惠及之后,折纸早已经被遗忘在客厅一隅,经常听到的是老人的集体出游和朋友圈的“打油诗”。

  “视障群体既不灰暗,也不明亮,应该是透明色”。消除明眼人的刻板“盲区”和视障群体的信息“盲区”,也是他愿意向媒体一遍一遍讲述自己故事的原因。

  “当一位视障朋友或者是其他类型的残障朋友出现在法庭上,他的身份可能是律师、也可能是检察官抑或是法官,大家不再觉得惊奇,而是发自内心的认同并尊重他们的身份,像看普通人的眼光一样看待他们,到那个时候,可能真的就抹平了残障与健全之间的鸿沟”。

  对王慧而言,愿景实现的第一步,首先是盲人能够走出家门。但无障碍之路很漫长,目前看来,过去十年来自己推动信息无障碍努力远远不够。

  其中出行的障碍同样无处不在,甚至可能是一个微不起眼的步伐。

  就例如当下,在办公室里,临到离开时,张心语母亲在出行方式的选择上又犯了难。

  从体验中心所在的南开区回到河北区的家,母女俩乘坐公交车至少一个小时以上,当王慧明确提示小区门口就有地铁可搭乘时,这位母亲还是想要寻找可直达的公交。

admin
肯尼亚一所小学遭遇武装袭击 三名教师不幸身亡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